快捷搜索:  美女  资讯    交警  as  名称  北京  美食

美国页岩油还能“活”下来吗?

  由于沙特发动价格战,国际原油迎来暴跌,WTI原油一度跌破30美元大关,布伦特原油最低跌至31美元/桶附近,而且这还引发了全球资本市场暴跌。

  正所谓倾巢之下安有完卵,今天沙特阿美以跌停开盘,股价创上市以来新低,市值蒸发了一千多亿美元。沙特阿美去年年底以32里亚尔价格在沙特挂牌上市,上市当天即以创纪录的1.7万亿美元成为全球市值第一上市公司。

  此外,据报道,特朗普已私下要求沙特停止油价战,随后沙特阿美也打开跌停板,国际油价也较日内低点有所回升,截至收盘,WTI原油已经回升至34美元,布油也回升至36美元/桶左右。石油市场随后会不会迎来转机呢?

  全球石油巨头股价纷纷大跌

  沙特发起的石油价格战在周一席卷全球金融市场,除了油价本身外,跌得最惨的或许就是那些国际石油巨头的股票。

  欧股开盘后,欧洲斯托克600油气指数大跌14%,英国石油一度跌27%,荷兰皇家壳牌A跌19%,嘉能可跌13%,埃尼集团跌近7%,道达尔跌4.5%,意大利埃尼集团股价跌超20%。

  美股开盘后,石油股暴跌,西方石油跌超43%,哈利伯顿跌超30%,斯伦贝谢跌超40%,康菲石油跌26%,英国石油跌22%,雪佛龙跌超15%。

  不过,对于美国页岩油生产商来说,它们可能已经无暇顾及股价下跌了多少,因为如果石油价格战继续打下去的话,它们将面临的是生存问题。

  美国页岩油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

  金十在周末的文章中也提到,在2014年的时候,沙特也发动了价格战,欲打垮美国页岩油生产商。不过,在那场价格战中,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当时对油价的弹性却超乎沙特想象,大部分页岩油生产商靠着借债活了下来。

  这一次,美国页岩油生产商或许在劫难逃。

  对于美国页岩油生产商来说,同样的方法在2020年已经不再适用,因为这一次美国页岩油生产商本身正处于债务困境当中。

  据原油直播室统计,自成立以来,美国页岩油企业公共及私人债务已经逼近3000亿美元,页岩油生产商在2014-2016年经济低迷期间欠下的债务将在近几年内集中到期。北美石油和天然气公司未来四年将有超过2000亿美元的债务到期,今年将有400亿美元到期。

  如果投资人愿意继续投资页岩油生产商,背负这些债务倒没什么,只要能找到新的投资,让现金流动起来,这些生产商一样可以度过难过。然而,现在资本市场已经关闭了流向美国页岩油行业的资金水龙头。

  由于油价疲软难以满足投资回报,许多投资者对美国页岩油行业望而却步。没有了资金来源,许多油气公司最终只有走向破产。

  近两年来,被债务逼到破产绝境上的美国油企不在少数。美国律师事务所Haynes and Boone在1月底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9年美国和加拿大共有42家油气勘探和生产公司破产,较2018年的28家增加了50%。从2015年到2019年五年间,美国和加拿大总共有208家油气公司申请破产。随着能源价格持续下跌,这一数字可能还会继续增长。

  去年,美国页岩行业就发生了几起影响较大的破产案。

  2019年5月14日,名列“四大”国际油田服务公司之一斯伦贝谢发布公告表示已签署协议,将管材以及井下打捞业务和相关资产作价4亿美元,出售给Wellbore Integrity Solutions公司。

  在7月1日,同样属于“四大”国际油田技术服务商威德福表示,将根据美国《破产法》第十一章,正式申请破产保护。这是一家有着70多年经营历史的老牌油服企业,但是自2014年下半年以来它就再也没有盈利过,苦苦挣扎了几年之后,最终还是走向了破产的命运。

  同年10月份,创立于2013年,总部位于美国德州的EP Energy也宣布破产,其申请破产的理由是大宗商品价格低迷导致其无法再维持经营,到破产时,该企业已经背负了46亿美元的债务。

  不管是上述例子还是前面提到的那几百家油企,它们破产背后的原因大都相同,都是油价疲软下悬而未决的巨额债务压力导致他们不得不破产清算。

  此次油价暴跌对本就已经在艰难过日子的美国页岩油生产商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随着油价跌至每桶30美元的水平,许多页岩油生产商已经开始支付不起贷款利息,自然也不可能继续吸引投资者。

  不过,尽管情况如此艰难,页岩油生产商可能依旧不会立即停止生产。减产后它们将更难支付日常开销和债务利息。2016年,只有在油价跌至每桶30美元以下之后,其中一些生产商才开始闲置钻井。

  班诺克本全球外汇有限公司(Bannockburn Global Forex)执行总经理马克钱德勒(Marc Chandler)指出,油价大跌将打击美国页岩油生产商。美国页岩油属于资本密集型行业,大部分页岩油生产商都被背负着大量债务。许多生产商都在通过继续借入成本较低的债务扩大生产规模,这种做法无疑是在“饮鸩止渴”。

  有“末日博士”之称的努里尔·鲁比尼(Nouriel Roubini)也表示,上周五俄罗斯通过拒绝与欧佩克+的减产协议,以增加对美国页岩油商的市场压力。这一行动刺激了沙特在美国和欧洲市场大打价格战,在报复俄罗斯的同时也直接打击了美国长期高负债经营的页岩油生产商,并致使其迅速破产清算,从而引发全美范围内的信贷危机与经济衰退。

  特朗普是否会喊话沙特停止价格战?

  在沙特“霸屏”了一天后,俄罗斯也做出了回应。据外媒报道,有熟悉俄罗斯情况的知情人士透露,俄罗斯国有油企Rosneft PJSC准备从4月开始增加原油产量,这是表明了要跟沙特刚到底了。现在国际三大产油国只剩下美国尚未表态,考虑到美国页岩油面临的危险处境,特朗普私下与沙特沟通的消息或许并不是传言。

  要知道,沙特一直是特朗普调控油市的工具。不同的是,特朗普此前都是因为油价太高而喊话沙特,在2018年油价还在80美元/桶以上时,特朗普曾多次表示欧佩克故意抬高油价,要沙特增产压低油价。既然有了前车之鉴,难保他不会再次喊话沙特。虽然特朗普一直都很喜欢低油价,但当油价低至动摇美国的石油霸权时,他还会无动于衷么?

  所以,接下来石油价格战或许还会出现一些转机,让我们静观其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