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商品期货早盘多数上涨 沪银主力合约上破5400关口 - 期货吧

国内商品期货早盘多数上涨 沪银主力合约上破5400关口

期货吧 (42) 2021-01-29 11:13:49

1月29日,大多数国内商品期货在早盘交易中上涨,其中沪银,纯碱,纸浆,乙二醇和橡胶期货涨幅居前。沪银的主力合约上涨了3%以上,突破了5400点。

国信期货指出,如在美国零售论坛上的reddit中所讨论的,白银价格被严重低估了,白银iShares ETF期权的交易量在一夜之间飙升。白银曾一度大幅上涨,随后又上涨又下跌。但是,从当前的货币政策来看,在疫苗和财政刺激措施的支持下,经济复苏的前景有望得到改善。尽管美联储此前的讲话平息了市场萎缩的担忧,但仍不足以缓解市场的担忧,对贵金属的长期压力仍然存在。操作建议:震撼思路,波段操作,注意风险控制。

消息面:

1.证监会定调!这就是今年资本市场应该做的:改善商品和金融期货及期权产品体系

2.澳大利亚方面的“顾问”:希望中国取消对澳大利亚煤炭进口的禁令,商务部将作出回应!铁矿石下跌近5%

3.中央储备继续!春节库存基本结束,猪肉价格能在哪里走强?

4.一个豆子很难找到,而豆子企业不能承受“沉重”

5.造纸行业的繁荣提高了几家公司的业绩

国内商品期货早盘多数上涨  沪银主力合约上破5400关口 (http://www.hnbyzs.net/) 期货吧 第1张

展望未来,中信证券预计,在全球流动性宽松和经济逐步复苏的背景下,需求复苏和供应瓶颈将叠加,未来三年中央商品价格将继续上涨。需求方面的复苏是2021年大宗商品市场最重要的变量,但是产能周期和长期低库存造成的供应瓶颈将支撑大宗商品价格在中期继续上涨。结合流动性和通胀预期,2021年上半年大宗商品价格的整体表现将更好。

根据年平均价格,预计2021年商品价格的上涨将依次为农产品,原油,贱金属,贵金属和动力煤。首先,天气影响单产,农产品价格正在上涨,尤其是玉米和大豆,它们之间的供需差距很大。其次,需求继续回升,预计布伦特原油价格将在2021年上涨至55美元/桶。其次,铜的供应相对刚性,库存不足会扩大需求回升带来的价格弹性,铜价会定期上涨。第四,美国通胀的回升已成为推高2021年金价的核心动力,预计金价将重回之前的高位。最后,供需基本平衡,煤炭价格中心有望保持稳定。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分析师周茂华表示,当前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主要由三个因素驱动:第一,全球主要经济体继续实施前所未有的规模的政策来支持国内需求;第二,市场对中国充满期待。近几个月来,美元指数持续疲软,以美元计的商品价格上涨。部分大宗商品被资本炒作,主要是由于全球流动性过剩。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仍处于严重衰退的背景下,资本在金融市场上寻求利润。

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期货市场是全球商品市场的主要因素,主要是由于三个主要逻辑:第一,极端宽松的货币政策;第二,徐丹亮的新供应,冶炼厂和运输系统,以及新皇冠肺炎爆发的供应链突然停止,第三,美元指数急剧下跌。三个因素共同推动了商品价格的V型反转。对于2021年,许丹亮认为,全球大宗商品牛市将持续下去,因为上述三个因素明年不会立即消失,甚至可能进一步增强或加剧。但是,由于许多品种的价格接连创下历史新高,商品市场的波动风险也急剧上升。生产企业和加工企业都需要使用期货和期权工具来及时管理其风险敞口,并利用衍生品的“两锁一降”功能来提高企业明年的抗风险能力。

平安期货总经理姜学宏也表示,今年市场背后的逻辑实际上可以指经济周期图下的四大资产轮换。为了应付这种流行病,所有国家的中央银行都在“放水”。对资产的反馈是债券基金松动,股票市场有望恢复,大宗商品反映了数据。因此,债券,股票和大宗商品彼此轮流旋转,这恰好与经典的“美林时钟”的节奏相吻合。明年市场的风险点是,在流行病持续时间和全球政治风险的影响下,市场波动将继续增加,黑天鹅事件将增加。这也将加强资本投机的气氛。由于资本和资本的促进,各种资产与基本面的偏离将增加,资产价格的调整周期将更长。

邢正宏指出,散货和库存周期的历史:库存主动补货,被动阶段,散货价格趋于上涨。商品价格是供求关系的结果。在库存周期的四个阶段中,有两个时期最适合商品价格。一个是积极补充库存的早期阶段,即企业刚刚开始扩大生产,但需求强劲。第二个阶段是被动去库存阶段,即需求开始增加,而企业的供应尚未增加。今年也是如此。4月以后,随着大宗商品价格的快速上涨,中国已经经历了需求改善带来的被动去库存阶段,以及逐步过渡到主动补充库存的阶段。在3月份被动清除库存后,中下游地区从7月份开始进入主动库存补充阶段。从2020年开始,库存周期经历了“被动补货”,“被动淘汰”和“主动补货”两个阶段。随着需求的拉动和生产的改善,下游工业和消费品在7月份开始明显补充库存,在下游需求旺盛的带动下,中游原材料也开始补充库存。但是,中下游需求尚未有效地传递到上游资源矿业的库存积累中,上游工业库存的按年分位数仍然较低。

短期内,随后的商品价格仍受到补充的支持,但它们对边际需求拐点更为敏感。短期的海外供需缺口仍可以支撑补充库存的力量,未来需要观察需求的边际拐点。根据历史经验,在补充库存的后期,商品价格可能会停滞。一旦需求转向拐点,当前库存周期中“空中加油”的特征也可能使库存补充周期更快结束。到那时,将不排除商品价格从“快速上涨”变为“快速下跌”的可能性。

THE END

发表评论